品質爲大 誠信爲友大友集團

新聞中心

集團新聞
優惠活動
客戶關懷

热烈祝贺大友集團总经理王海亮 荣获改造开放40年·山东车市改造新锐人物

日期:2019年01月26日 17:12


不想賣車的記者不是好司機。這段經曆注定讓你在同行業裏鑽研更多,從而有差别尋常的靈感迸發。20年如一日,休息于你是奢侈品,始終爲大友盡心。那些20年前在夕陽下被你擦過的車,始終會在你的生命裏熠熠發光,照得前程海亮。


u=3353290833,341519076&fm=173&app=25&f=JPEG.jpg


如果不是距離山東省體育中心太近,20年前就職于新華社山東分社,現在,或許會是一個很好的寫手。但對車的興趣加上便利的條件,他經常溜達到省體看車,看著看著就把自己變成了賣車的。

在所有接受采訪的對象裏,王海亮和車結緣的理由最讓人瞠目結舌。“我很喜歡擦車,擦得锃亮,每個角落都沒有灰塵,然後站在陽光下欣賞。特別滿足,特別幸福。”整整20年過去了,王海亮眼睛裏泛濫著當時的情景,就像昨天一樣。


不想賣車的記者不是好司機


爲什麽是省體?

“我第一份事情是新華社山東分社,負責做內參。因爲我很喜歡汽車,那個地方離體育中心又很近,經常去轉轉。”在老一代汽車人經曆中,山東省體育中心簡直是山東汽車市場發展的源頭。體育中心就是一個露天的大市場,市面上所有的品牌都有,什麽車都可以賣,當然主要是針對民众出售,因爲私人買車政策上並不允許。

“那時改造開放已經推進到了一定階段,但纵然民众買車也要辦理社控,要不然就沒有資格買。”王海亮回憶自己辭職後從銷售幹起來的經曆,也慶幸自己趕上了體育中心時代的尾巴。

“公司有什麽車、市場有什麽車,我都了然于胸。因爲喜歡汽車,對于車的參數都很了解,客戶來了問什麽車我都能答复,這是最早期的汽車經銷的一個雛形。”王海亮說,沒人的時候,他最喜歡幹的事情是擦車,“擦完後會感覺非常自信,不管什麽車擦完之後都會覺得很漂亮,很滿足。”

沒多少人能理解投筆從車到底是怎樣權衡的一個選擇,但王海亮很享受賣車的感觉,這種感覺讓他從此紮根汽車圈。“甚至到現在我在店裏也會去幫銷售人員賣車,對于車型的配置我也一直很關注,還是因爲個人喜歡汽車。”

王海亮说的跟玩笑一样,但其他信源证实此言不虚。难怪大友集團董事长称王海亮为“左膀右臂”,一说起来就念叨“海亮一年364天都在事情,一年就休息年月朔一天,真是太敬业了”。


改造開放給了我足夠的勇氣


或許也是媒體行業屬性過于特殊,所以王海亮始終不認爲自己當年是下海,在那個萬物方興的年代,他甚至不清楚自己是在海裏還是外洋。但改造開放的春風已經掠面而來,這給了王海亮“足夠的勇氣去折騰一番。”

最初的車都是賣給單位,萬元戶的看法剛剛興起,個人買的很少,賣過松花江、面包、單排、雙排、長安,後來的桑塔納、紅旗等商務車,完全沒有考慮到現在會有那麽多個人、家庭來買車。

在省體呆了不到一年,後來都轉到世購廣場來了。“這裏的車就很全了,但那會進口車幾乎沒有,不管單位個人能買到進口車的幾乎沒有,全是合資大概國産的,比如大發、松花江、五菱、桑塔納、金杯、東風、解放、皮卡、揚子、江淮等。”這些有年份的名字,王海亮脫口而出不帶打哏。

但只是換了一個地方,4S店的看法還沒有引入。“世購廣場也是露天賣車,濟南夏天40多度在外面烤著,傘也沒有什麽用;冬天零下十幾度也在外面。”跟現在溫暖的辦公室沒法比,但“濟南汽車圈的许多兄弟都是那個環境打拼出來的,那裏相當于濟南的一個集散地,甚至可以說是山東省的集散地,许多外地的也來這裏買車,造就了我們這代汽車人。”


和東風日産相互成绩


2000年,4S店方才兴起,在世购市场里已经是佼佼者的王海亮碰到了牟刚。牟刚形容王海亮为自己的“左膀右臂”,王海亮形容牟刚“眼光久远,敢作敢为”,二人惺惺相惜相互玉成,也就有了大友集團和东风日产的相互成绩。

牟剛也想進入汽車4S店的模式,但當時大家都不看好這個模式,本田的第一家建起來以後衆說紛纭。但牟剛和王海亮認可這種模式並達成共識,可以說是一拍即合。

“其實當時我更習慣大市場,沒有本钱,客戶來了就賣車,還自制。但是客戶到市場買車的服務體驗和感觉是沒有的,像一些對品牌有需求的客戶就對買車的體驗和服務有需求,這在當時是一種比較前瞻的想法。”

4S店並不是中國獨有的,全球每個國家都有,但是像中國這麽大的4S店沒有,许多國家都是都市展廳的形式。本田、豐田、日産、奧迪是最早進入中國的品牌,同時順應改造開放的變化,第一批做出適應消費者的需求變化。“如果沒有改造開放,這些連想也不敢想。以前買車需要社控,改造開放後政府放開了,大家有錢就可以買,市場對大家是公平的。”王海亮感触。

被戲稱爲第一個“自主品牌”的風神,雖然是日産的基礎,消費者對品牌並不了解,但他們預估到了未來的市場規模,拿著山東唯一授權的招牌,王海亮用半年時間跑了山東17地市,建了13個二級網點,給廠家報備了“精品二級店”工程。

這相當于是整個市場第一次有了聯通化,也是大友嘗試做的一個改造開放。“大友制定統一准入標准,並給他們統一在齊魯晚報投放全省的廣告宣傳,有了這個信譽大家也願意與我們相助,打開了全省的市場。”

其时跟大友集團相助的经销商,现在有许多成为现在很大的经销商团体。东风日产在济南一地便有5个店,加上二网有十几个店,这与近几年汽车消费跳跃性增长紧密相关。

“中國家庭用車可以說從0增長到現在的2000多萬台,我們趕上了最初期的4S店模式,從第一年190多台車,到第二年一個月就400台,一年一台三四千台車,到現在5家店都能完成自己的任務,可以說是一個平穩爆炸的時代。”


要對國家政策有信心


受2018汽車銷售下滑影响,行业内都在号令解绑老黎民的潜在消费。王海亮认为同行应该对国度政策布满信心:“大家的消费潜力照旧有的,国度如果有购买税金融的政策将对行业带来极大的消费信心,而汽车能发动其他财产。”

回望過去的20年,王海亮感触改造開放帶來了好的政策和條件,完全放開了對企業的捆綁。“未來是什麽樣,我們也在規劃,說實話大友現在能發展到這個規模,我們也是很震撼。”王海亮將此歸結爲國家改造開放帶來的紅利,“有國家政策做保障,大友是一個奮鬥的企業,我到大友是機遇,大友遇到這個時代也是機遇。”

王海亮感觉最深的,就是政府对政策的推动执行力和事情效率越来越快。“现在是一个都市化、范例的按章办事的状态”,在王海亮看来,对山东这样一个豪华、合资、自主汽車銷售都很好的省份,政府效率的提高势必会加快政策的落地,下一步肯定会进入一个消费升级换代和家家有车的状态。

隨著00後走向社會,王海亮對未來十年的預測使他看起來完全不像一個30年前就進入這個行業的人。“年輕一代的10後、00後、90後、80後分別還是很清晰的。現在许多人觀念都在轉變,換車頻率是很快的,這是二手車發展的爆點。”而未來的出行共享的普及、電動車、都市交通會進入另外一個狀態,未來的産品力和品牌對客戶傳達的文化是焦点競爭力。

“改造開放解放了思想,大家敢想了,也敢脱手了。過去的30年,汽車跟著改造開放的步调,從奢侈品變成了一個很貼身和很個性的東西。”王海亮绝不掩飾剛進入這個行業時甚至沒敢想過今天的局面,“但現在是不一樣了,個人家庭爲什麽更愛你的車、爲什麽要買你的車、這是大友將來要做的一個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