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質爲大 誠信爲友大友集團

新聞中心

集團新聞
優惠活動
客戶關懷

热烈祝贺大友集團副董事长牟延存 荣获改造开放40年·山东车市改造突出孝敬人物

日期:2019年01月26日 17:10


刻苦耐勞、敢幹敢沖是流淌在血液裏的基因;師夷長技、學以致用是新一代儒雅魯商典範。同輩中少見的成熟,行業裏未來的翹楚。我生于斯,長于斯,當懷戴德之心,報效社會。


1549096378176687.jpg


作为享受着改造开放果实长大的80后,与父辈的艰苦创业差别,大友集團副董事长牟延存注定要走一条承上启下的门路。这个高峻帅气的年轻人身上,既有父辈刻苦耐劳、敢干敢冲的勇猛,也有留学返来儒雅的商人气质。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改造開放的结果亦體現在千百萬同類人身上,優秀的條件給了他們更廣闊的視野,接觸到了更先進的管理理念。而曆經40年的栉風沐雨,繼續深化的改造開放是否繼續帶來豐富的物質和精神財富,也同樣拜托在這一代人身上。


改造開放讓我“學”到更多


所謂“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對改造開放的最大感觉,牟延存想了一會:“我感覺整個人都是享受著改造開放的紅利成長起來的。”與父輩讀書少差别,改造開放帶給牟延存的紅利首先便是教育上。牟延存小時候上過投止學校,2003年初中畢業後就去了英國利茲。“去的時候語言並不是很好,國內的語言環境,初中所學的英語的知識還是相對匮乏,遠達不到正常交换大概接受教育的能力。”牟延存留學後,學了8個月的英語,後來考出雅思,進了學校的預科。“因爲我是從初中直接跨過去了,所以就沒上高中,所以必須得上預科。”牟延存說,如果不是改造開放給的外出留學的機會,他的英語水平應該和現在絕大多數大學畢業生相當,在母語的環境裏日漸遺忘。

在上世紀90年代,雖然改造開放的腳步正在加快,並不代表國內外沒有差距。“對比當時的教育環境,感覺國內外兩個模式完全不一樣,國外不必天天早上起來八點上學、下午上學、晚上有晚自習,書包裏的重量快趕上自己的體重。”國外相對隨意的教育環境,是牟延存對教育差别的第一感觉。

但幸運的是,因爲有了改造開放,國內的教育和國外開始有了交换、對接,更多的留學中介搭建了中外交换的橋梁。曆經多年,牟延存偶爾出國考察,也會感触國內現在的基礎英語、學習英語、專業英語教育已經非常成熟了。许多學校也聘請了口語非常好、非常專業的外教,根本上和國外是一樣了。

“現在情況反過來了,漢語反而成了世界上使用人數最多的了,许多國家也在學中文。教育的差距是越來越小了,不僅僅是國內都市之間的差距,我們國內和國外的差距也越來越小了。國內的都市之間,包罗和國際的距離也在慢慢的縮小。”牟延存感触這個世界的變化之快。


足球运动契合大友集團的搏斗精神


留学期间,足球和汽车是牟延存比力存眷的两个领域。汽车是他和大友集團立身之本,足球则是兴趣和喜好。但在牟延存看来,足球又不但仅是喜好,“足球运动展现出的拼搏搏斗团结精神,与大友集團的搏斗历程相辅相成。”

繼去年濟南大友足球隊進入足協杯正賽後,2019年濟南大友再次殺進足協杯正賽。“今年我們定的目標是爭取再進一輪。因爲今年足協杯擴軍了,山東就有8支球隊,如果運氣好的話,我感覺今年再進一輪還是有非常大的可能的。”

長期以來,濟南市只有山東魯能一支球隊,去年濟南大友在接近“濟南德比”的前一輪遺憾出局,但已經點燃了山東省體育中心長久未見的足球豪情。在濟南人眼裏,這支本土子弟兵球隊,應該能夠創造曆史,並迎來足協杯曆史上的第一次“濟南德比”。

“這對于一個球隊、一個公司、一座都市來說都是一個非常不錯的體驗。因爲我們在國外看歐洲聯賽,像馬德裏德比、倫敦德比……場面異常火爆,這要是能發生濟南,也是濟南高光的時刻。”留學時,國內職業足球剛剛起步,同樣依托改造開放帶來的思想理念變化,這些年隨著國內外球員的交换,中國職業聯賽水平越來越高。

所以,牟延存並不避諱他的夢想,在他看來,足球是集體項目,它既有個人拼搏、刻苦耐勞的精神,也充实體現了團隊精神。

“球队在踢角逐的时候,我都希望把这个精神传到我们公司的每一位员工的身上。因为在事情中,团队相助是非常重要的,每小我私家在每个位置上都缺一不可,只要大家拧成一股绳,人生没有乐成不了的事情。足球运动展现出的拼搏搏斗团结精神,与大友集團的搏斗历程相辅相成。”

足球是布满速度和豪情的运动,而这与牟延存接掌大友集團,事情重心在汽车领域又是相得益彰。


坐在駕駛席讀書未來可期


話題回到汽車,牟延存認爲濟南包罗山東,正是到了一個換車的岑岭期。所以除了二手車的成交率比較高,豪華車的成交的比例在大幅增長。

對于2018年的相對冷清,牟延存認爲2019年的第一季度甚至于上半年,車市可能會很快恢複過來。牟延存認爲:“改造開放40年來的曆程證明,國家在經濟領域的政策決策,會影響一個行業的發展。現在對汽車行業金融政策的寬松、包罗一些電動車的福利加持、甚至是共享汽車的普及,這都對汽車行業帶來一個有刺激的、利好的政策。”

在牟延存看來,國家下一步發展的重點一定會以電動汽車、無人駕駛爲代表。這都是许多車企已經在國家頒布政策以後就開始在緊密的研究這些新的技術,并且這些技術相對來說已經成熟了。

“再加上國家一系列對新能源車、對汽車行業政策的一個補充、刺激,在下一個十年,改造開放到50年的時候,我們可能真的是坐到車裏面,看看報、讀讀書、喝喝咖啡,汽車就會承載著我們到上班的地點也好、吃飯的地點也好,可能真的會實現了。”

正處三十而立階段的牟延存,身上稚氣罕見,同齡人中少有的成熟。对付执掌的大友集團,他的责任感并不比父辈少甚至更多。“不管我们在什么行业,首先要对社会卖力任,企业是由人组成的,员工的收入、福利与大友集團息息相关。”

作为一名党员,牟延存体现:“公司好了,员工收入才越来越好嘛。大友集團依托改造开放生长起来,党和国度的政策给企业和员工带来了红利,是确保1000多个家庭调和稳定的底子。这一点我们始终不会忘记,同样,我们大友集團也会凭据党和国度的要求,包管员工的稳定性,也算间接为国度做出一点孝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