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質爲大 誠信爲友大友集團

新聞中心

集團新聞
優惠活動
客戶關懷

热烈祝贺大友集團董事长牟刚 荣获改造开放40年·山东车市杰出人物

日期:2019年01月26日 17:01


吃得苦中苦,方爲人上人。寒風分裂了手背,卻打造了鋼鐵一樣的意志。大智若愚只是表象,慧眼識珠才是內涵,大有遠見方有大友的大有可爲,才有“大家都是朋友”。


u=3049724642,706723461&fm=173&app=25&f=JPEG.jpg

坐在寬大溫暖的辦公室裏,牟剛一直用“運氣好”來形容自己的奮鬥曆程。但當他雙眼望向天花板,真正回憶自己奮鬥過的37年時,一直微笑的臉嚴肅起來,長長地感触:我這一輩子吃了太多的苦,這種苦是许多人未曾經曆過的。

從開著黃河卡車跑運輸,到名下30多個公司、近兩千名員工,這顯然不是運氣能夠解釋的。除了隨著改造開放的腳步在正確的時間點做了正確的選擇,牟剛說:“大家都是朋友是創業時的初志,很高興我做到了這一點。”


 艱辛起步:五個燒餅和一壺水


人生往往就是受諸多機緣巧合和家庭環境影響,從而確定了一輩子要走的路。從濰坊北部的鹽堿地到濟南,牟剛跟著父親培養起了喜歡擺弄車的興趣,從此一生與汽車結緣。

1982年,改造開放初期。牟剛感覺世界開始出現變化,不再是計劃經濟和禁止做生意,他借錢買了一輛卡車開始跑運輸。放在高速路四通八達、服務區有吃有喝、導航軟件隨便用的今天,卡車司機仍舊是各行業中事情比較辛苦的群體。“一邊開車一邊看地圖,地圖和路都對不上,跑錯路很正常。”牟剛回憶,那會來回一趟廣州1800公裏需要半個月,他和夥伴經常帶著5個燒餅1壺水就上路,“横竖也沒時間吃飯,都在趕路。”

跑長途怕碰到塌方。有一次他們被堵了5天,吃的喝的早就沒了,他步行到山下一戶人家,把人家最後10個雞蛋全買了,2塊錢買了一壺水,兩個大男人愣是靠這點東西撐了下來。比塌方更可怕的是車出問題。30多年前的汽車質量沒有現在好,零件都是專車專用,窮鄉僻壤的地方想找個修車的地方簡直是癡人說夢。“留下一個人看著車,另外一個人數九隆冬的天氣裏步行幾十公裏到縣城,從縣城坐車去省會都市找汽車配件,帶回來自己修。”牟剛比劃著,伸開雙手說,手上皮膚不是起皮那麽簡單,像刀割出一層層口子,堆起來像溝壑一樣。“有一次接了個益都造紙廠的活,連續七天,一天一個來回往返青州和濟南。”牟剛沈了一會,提醒那會的门路可不是現在的高速路,一天可以兩個來回。“起早貪黑,真困啊,除了利用裝貨、卸貨的時間眯一會,可以說整整七天都在開車。”

牟剛又沈了一會,突然雙手比劃著扇自己耳光,“你不把自己打疼了,開著車就得睡過去。”可這沒用,他又伸出舌頭用牙咬著,含混不清的說:“就這麽咬舌頭,咬到胸口都是舌頭流的血,可也只能管幾分鍾用。”

“我這一輩子吃了太多的苦,這種苦是许多人未曾經曆過的。”他笑著說。


六顧茅廬:外來的僧人會念經


一邊跑運輸,一邊利用間隙去青島倒手摩托車,頭上套個塑料袋保暖開回濟南賣,這樣的日子從1982年直到1989年,一個機緣巧合的事情,讓牟剛進入了一個新的領域。“那會整個社會已經接受了市場經濟,大家都在尋找致富的途徑。”牟剛回憶當時他有一輛日野的貨車,質量非常好,是他花3.6萬買來的二手車。一個南方生意人相中了它,開口9.8萬買走了。“這輛車開一年能創造一萬多元的效益,可轉手一賣就能掙6個一萬。”這件事讓牟剛開始研究舊車行情,並很快创建了山東第一家舊車市場,他也從跑運輸的變成了在全國各地收車的。

“改造开放后许多单位有钱了,于是汽车更新换代也频繁了起来。”牟刚对这个行业的前景越来越看好,在私家车方才起步的2000年,大友集團创建,牟刚跑到广东软磨硬泡拿下了风神汽车(后东风日产)的山东经销商权限。

除了被他誉为左膀右臂的现大友集團总经理王海亮——牟刚称他为“除了年月朔休一天假,一年364天都在事情的同伴。”另一个对大友集團生长起到至关重要作用的,当属他六顾茅庐请来的中国台湾人詹重锟。在大友逐渐生长的历程中,牟刚意识到管理理念上的落后,先后六次前往福建,将东风日产原高管詹重锟请到大友集團来做总经理。

牟剛評價詹重锟“目光長遠”,其實這話用來形容牟剛相得益彰。請會念經的“外來僧人”提升集團業務能力、開出年薪百萬的报酬,此舉在全山東均是首創。“也是爲了讓集團走現代企業管理之路,制止家属化。”牟剛舉了個例子,那年他親表弟被摆设進公司,詹重锟得知後沖牟剛大發脾氣:未經我面試,便是步伐不公道。

现在追念2006年的决定,牟刚照旧笑着说“运气好”,但他也坦诚迄今为止,大友集團的先进管理经验、市场化路线都是詹重锟留下的。别的,现阶段大友集團旗下各品牌4S店的店总,多数都是随着詹重锟学到了营销、文化理念后生长起来的。

自我认知、知人善任,再加点牟刚强调的运气。这大概是为什么在短短十多年时间内,大友迅速生长为全国百强经销商团体的重要原因。    


不忘初心:遵守政策,大家都是朋友


在大友集團介绍里,大友集團目前资产总额20亿元,销售总额40多亿元,经营范畴笼罩汽车、金融、航空、房地产和体育五大财产。从开着黄河卡车跑运输,到名下30多个公司、近两千名员工,这显然不是运气能够解释的。尤其是在航空领域的探索,正说明了其独到且久远的目光。

“所谓运气,其实就是公司创时代的初志,大家都是朋友,而我很兴奋自己做到了。”一再追问,牟刚举了个例子:拿下风神第一年参加厂家的总结会,大友是全国唯一的零投诉经销商。“我们把所有纠纷都在店内解决了,真心为消费者着想,他们用不着投诉到厂家就满意了。”而这种处理惩罚问题的方法,也一直是这么多年来大友集團对所有客户的态度。

“我從十幾歲開挂車,那會偏向盤沒有助力系統,卸一次貨要站在駕駛室裏使上吃奶的勁打上百圈偏向盤,手上的老繭一層又一層。”牟剛追念過去近40年的奮鬥曆程,感触自己的人生經曆與改造開放息息相關。“刻苦是必須的,但如果沒有好的政策相伴,刻苦也未必能夠做得多好。”與牟剛同期創業的许多人,沒有掌握好改造開放的重要節點、有錢後背離了初志的大有人在,“改造開放給了大家同樣的機會,只有跟著政策和市場規律走,遵紀守法才华越做越大。”

现阶段的牟刚,更多是从大局观来给大友集團掌舵。对付下一个10年,他更多考虑的是团体近两千名员工:“大友集團依托改造开放生长起来,近两千名员工通过大友集團实现自己的人生代价,也直接感觉到改造开放带来的红利。我要让他们通过大友集團,越发真切、实际地感觉到党和政府带来的福利,这也是对社会尽责的体现。”

迄今,大友集團自创建起保存下来的老员工有100多名,这在流动性极强的汽车行业,堪称奇迹。